管办分离引发热议 去行政化能否挽救中国足球?

中广网北京7月12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央广夜新闻》报道,说中国足球的管理,人们都会想到中国足协,但实际上足协并不是一个官办的组织。真正管理中国足球的是足球运动中心、更高一级的是体育总局。为了规避国际足联“政治不得参与足球”的禁令,足协这个社团才走上了前台,可他实际上只是个空壳。

一直以来,在体育总局、足管中心、足协的三角管理模式下,体育总局的负责人一般兼任足协的主席,而足管中心的主席则是足协实际上的一把手,位居足协的副主席之位。因此,能否让中国足协实体化成为中国足球管办分离原始的动力。

1995年,当时的足协专职副主席王俊生就提出,仿照国际足联的模式,将足协分成很多的委员会,由地方足协推荐人士组建足协,并以民主选举的方式产生足协的主席、副主席等各个职务。然而,因为刚开始的职业联赛正处于黄金时期,每年足协仅仅联赛就有可观的赞助入账,还因为国家体育总局其他项目需要足球掏钱扶持……王俊生的设想最终没有成为现实。

2004年,中超的“G7革命”提出了“政企分开、管办分离”的口号。希望将联赛彻底与足协划分开,中超公司随之应运而生,可是中超公司的董事长依旧是足协的领导,南勇和杨一民两任董事长甚至都卷入了足坛扫黑案,这样的“管办分离”,效果也就打上了问号。

2011年,管办分离又来了,这次的说法是把足管中心和足协分离,足协提出了“小中心、大协会”理念。那就是说,足协社团化,而不再和足管中心纠缠在一起。但之后一段时间里,方案一直都在修改,迟迟未能出台。

2012年,管办分离再次被提出,这次的主攻方向是将职业联赛从足协剥离,成立职业联赛理事会,下设执行局管理职业联赛,和2004年的管办分离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但是,这个所谓的职业联赛理事会依然隶属于足协,“中超之父”郎效农则直言不讳:“理事会是在中国足协内部设置的又一个小足协,甚至比足协还要繁琐复杂,看不出所谓‘管办分离’的任何影子。”

时至今日,管办分离这个四个字再次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尽管足协否认了相关的报道,但是19年来剪不断理还乱的缘分,让人们不禁要问:管办分离线输给泰国青年队的惨痛现实,更激发了人们对还原足球管理本来面目的新一轮呼唤,管办分离,是否真的是一剂良药呢?

有人支持说,足协应该让懂足球的人管理,官员有多少真正懂足球的呢?也有人反对,他们说中国足球职业化已经将近20年了,但是并没有建立起培养职业化球员的体系,现在再说这个问题为时已晚,何况选拔球员方面存在种种问题,去行政化能解决什么呢?还有人觉得无所谓,足球并不需要太多思考,就像是背后有狮子追你就要不断朝前冲,要是非要等天时地利人和,那就没法了,要边冲边找机会。

金汕:中国足球从总局剥离势在必行。首先,自从足球职业化以后,本身就开始走着和国家体育总局背道而驰的道路。中国的俱乐部在国家体育总局奥运战略的总框架之下,很难成为真正的俱乐部。中国俱乐部的宗旨是要提高国家足球队在国际上的竞争力,这跟国外的俱乐部完全是背道而驰的。

从1863年英国成立第一个俱乐部,无论是产业还是娱乐角度,并没有上级机构给指令。国家体育总局的战略没有给中国足球前进带来任何正能量,更多的是前进道路上的不顺畅因素,而且有事实证明,20年中国足球每况愈下。体育总局是在用奥运金牌的战略指导职业足球,这种越指导跟初衷是背道而驰的。

现在,每当奥运会包括各种金牌战略取得成就时,最后总有足球插一杠子,把以前的功绩丧失殆尽,因为足球的影响力大,体育总局可能就是从自身的角度考虑,看到这种既定的战略可能并不太相符。所以在这种条件下,剥离开的可能性是有的。

在中国,社团、群众组织自己管自己是根本不可能的,至少得有强有力的上级监管,而且中国没有一个协会可以脱离上级机构、自由度很大,除非是企业。比起总局直接人事任命,剥离出来可能要好的多,但是要像英足总、意大利那样,是根本不可能的。

金汕觉得,只有总局真想放手,这事才能办成,另外,真分家,足协也不大可能单过,换一个上级监管部门,倒是有可能。足球评论员张路是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副董事长,还曾经担任过俱乐部总经理,张路认为,管办分离不是足球低迷的主要原因。

张路:首先,中国足球的惨败、多年来的低迷,管办分离不是主要矛盾,主要矛盾是后备人才不足、足球普及人口不够。另外,现在不是管办分离的问题,而是怎样更好发挥政府职能,加强管理的问题。中国足球要想搞好,不但不能脱离行政管理,反而要更加主动积极地争取行政管理。

行政的管理主要的体现在几个方面:一是对“假赌黑”的控制,靠中国足协是不行的,脱离了行政管理,谁来控制呢?二是后备力量的培养,尤其是在小学足球的普及,需要借助巨大的社会力量,足协没有这个能力,必须依靠政府的行政能力动员社会,就是制抓足球,这才能真正解决中国足球的根本问题,所以这个需要更多的行政管理的介入。而且,中超联赛、中甲联赛的市场开拓、市场环境营造,也需要政府行政的大力支持。

一个截然不同的声音,管理体制不是主要矛盾,与其分离不如主动增强管理。张路举例说明,足球离不开行政。

张路:在北京要办一场中超比赛,得动用公安、交管、安保、武警、特警、城管、环卫,这得是政府协调,市政府看的是国家体育总局,足协肯定不行,没有行政权力还是办不了事。

在一片要求推动足球管理体制改革的呼声中,张路觉得这个分析的方向不对。这是一线足球俱乐部管理者的普遍看法吗?或者圈内圈外在这个问题上,是否恰好是两种不同的态度呢?

张路:这个在圈里,当年曾经提过管办分离,因为当时足协对联赛控制、干预比较多,尤其是对联赛的经济干预,管办分离是一个重要的命题,因为各俱乐部的积极性受到了影响。那么但是后来到了谢亚龙、南勇那一段时间,这个问题得到了很好的解决,从政策上来说,那一阵管和办是非常协调的,而且很均衡。后来又有人提出管办分离,但职业俱乐部方面并没有人提出过。中超联赛委员会和中超公司经常内议开会,大家认为管还是很好的,所以没有人提管办分离,我分析这也可能是从总局那边来的。

央视著名主持人、体育评论员张斌表示,管办分离是大势所趋,但是现在还没有时间表,但中国足球和中国体育怎么走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把它们归还给社会。中国之声著名体育评论员梁悦认为,对于体育事业,过多的行政化指令并不符合运动发展规律,在行政的大环境下,足球很难健康运行。

张斌:我认为是必然的趋势,只不过没有人知道时间表。其实,关于管办分离这个概念的认识,并没有统一,我们也没有看到最近一两年中国足球专门就此做的调研工作和预案,只是按照一条被透露出的新闻,在向这个方向摸索。中国足球最近20年在中国体育变革当中被赋予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就是任何一个方向性都在做着探索,当初做职业化的探索,就是因为它已经很烂了,还能烂到什么样子?而如今想迈出管办分离的这一步,能够决定中国足球未来发展模式的人可能也听取了一部分业界和业外的建议。但是对于中国足球,对于中国体育,迟早要交还给社会,中国足球将作出新的贡献,哪怕又一次倒在沙滩上,哪怕又一次付出沉重的代价,这一步总得有人先迈出来。中国足球怎么走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中国体育迟早要还给这个社会。

梁悦:管办分离肯定是大势所趋,至少未来发展的方向是符合运动发展规律的。现在有这么多的行政化指令,比如国家队的任命都要国家体育总局批准,虽然现在在简化行政流程,但是恐怕还不是那么快能够全都办到,在这么一个过程中可能很多重要赛事的准备都已经被耽误了。另外,就对于一个项目发展,尤其是像足球这样一个项目的发展,没有捷径可走,必须是长期的过程。但是官员都是有任期的,任期之内需要政绩,上级领导部门也需要有成绩的指标。在这种行政的环境之下,足球很难按照它的发展规律去运行,所以管办分离一定是大势所趋。

中超联赛几次所谓的管办分离,效果都打了折扣的。管办分离,存在一个需要理清的概念。张斌认为,中国足球的改革,最关键的是调动社会资源的充分进入。

张斌:目前的这次中国足球协会的性质转换,其实不是中国足球协会自然的成长过过程。其他国家足球协会的成长,都有充分参与的过程,是从社会底层开始,像金字塔一样缓慢的成长过程。中国足球协会未来转型的过程当中,如果是把目前中国足球协会以及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的原班人马重新蜕变成一个社会组织机构,这其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大家期待的所谓去行政化,它只不过是带有国企性质的中国足球协会,或者带有强烈的半行政类色彩的中国足球协会。如果想让中国足球协会未来走向真正社会化的方向,要坚信在中国的环境下是可以配制充分的社会资源。中国在传统体制下,并不是每个项目都像中国足球这样输到不能再输,很多项目是世界的领先者,为什么足球不行,因为足球运动的本身性质有一个巨大的前提,是社会必须充分参与。而中国足球协会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没有能力真正配制社会资源,而行政资源根本无法调动国家足球发展的诸多框架当中所需要付出的东西,所以行政手段已经不可能让足球运动在中国健康有序全面发展了,因为力量达不到了。足球不像体操、跳水、乒乓球是精英化的培训,全中国几千人练就能达成奥运冠军的频繁产生。如果中国足球协会想往前迈出,应该是一人一票选足协,应该让这个社会上肯于做这份工作、有配制社会资源能力、更有效的管理人员和管理团队进入到中国足球未来建设的过程中,而不是把行政化的团队推移到社团化的平台上,最关键的是调动社会资源的充分进入。

目前,中国的整体行政的力量,其实已经很难让足球事业往前推动了,但是职业联赛俱乐部的管理者、圈内人都不希望管办分离,

张斌:其实CBA和中国联赛协会以前也讨论过,遇到的第一个问题都是当面临一场比赛的组织时,以谁为主办方。这个主办方如果是国家体育总局,行政机构跟公安部门协调,行政成本会降低,甚至经营成本都会降低。行政手段是会节省一部分费用和成本,但是因为这个成本的节省,丧失的是社会资源的整体配制。在中国这块土地上,任何新鲜的、有生命力的、百姓需求的东西,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它会蓬勃生长。而且这个行业的发展,会聚拢中国最优秀的人才。而中国足协长期以来屏蔽的是更有效的社会资源,没有比更为澎湃的社会资源可以解决中国足球更多人需求的问题,可能解决更多人喜欢足球的问题。其实现在的体制妨碍的是更多的社会资源进入,妨碍的是更有效的社会人员进入。

所以推动管办分离,其实目标并不仅仅是国家队经济水平的提高,而且要解决中国人的足球生活问题。

张斌:最终要让全社会重新认识中国体育的身份、重新认识中国体育的价值,全社会要调整跟中国体育共同相伴的态度。它不再是国家的中国体育,它是全社会的中国体育,这个转变是历史的必然,也许它还要等很多年,但是足协迈出这一步,无论是初衷是怎么样,至少这扇门被慢慢推开了,这扇门一定会被打开。

梁悦:现在的时机不是很成熟,因为大环境是行政力量很强,让足球一马当先、一军突起,很难在这个大环境中生存。比如跟谁合作,一个民间团体连职级都没有,其它的都是处、局、部,它不会跟你合作。另外中国足协要想调动地方足球运动员,国家队要调人集训,现在是行政命令,将来面对的都是地方体育局和具备行政性质的地方足协,那么中国足协的号令是不是还能够起作用?所以改革、分离确实是一个很理想的方向,但是现阶段实行还是比较有难度的。

另外,管办分离并不是不要政府,国外足协最大的作用是负责青少年培养,因为联赛有联赛的联盟、有俱乐部的联盟。第二,改革和发展不是马上就能够产生因果关系的,现在想改革中国足球体质,想把足协变成社会化的机构,可以去做试验,但是希望马上就见到成绩,恐怕是天方夜谭,或者是一种过于理想化的期待。

【张路:管办分离不能解决中国足球的问题】“@张路评球”举例说,在北京搞场中超比赛,得动用武警、交管、安保、城管、环卫等众多部门,如果是政府出面协调,很容易,如果官办分离,可能就需要满世界去“磕”,相当困难!所以,在中国国情下,足球的发展离不开行政权力的干预。

【管办分离是大势所趋】“@中国之声梁悦”认为,官办分离是个趋势。“@豪门盛宴主持人张斌”举例说,中国的互联网新媒体蓬勃发展,证明在中国,任何新鲜、有生命力、百姓需求的东西,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它会蓬勃生长,会聚拢中国最优秀的人才为这个行业做贡献。足球管办不分离妨碍的是更多的社会资源、社会人员进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