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茵科普】乐为媒黄潜、利物浦情结“披头士”

有人说过,当宇宙濒临毁灭,世界上只会剩下两种语言,一种是音乐,另一种就是足球。

诗向会人吟,琴为知音弹。当音乐一方是俞伯牙,足球一方是钟子期,属于足球的天籁之音“《高山流水》”就会响彻云霄,那个时候,音乐装点下的足球会超越成败得失、是非恩怨,进而打动整个绿茵世界。

音乐与足球的交流有很多。比如,1998年世界杯,瑞奇—马丁的一首《生命之杯》在世界大街小巷的各个角落传唱,激越高亢的韵律引领球迷“唱游世界杯”。

比如,1994年世界杯结束之后,央视制作了纪念MV,在李丽芬《爱江山更爱美人》那似水柔情的旋律伴奏下,贝贝托的“摇篮曲”、罗马里奥的脚尖捅射、巴乔的迷情背影等等经典画面一一闪现,球迷们沉醉其中,珠泪滚滚。

再比如,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诞生的披头士乐队用音乐做媒,把“黄色潜水艇”比利亚雷尔和利物浦深刻联系在了一起。

披头士乐队于1960年在英国利物浦组建,此后,这支乐队创作了大量经典作品,这些作品很快风靡全球,在世界范围内一度引领潮流。

热情奔放、离经叛道、放荡不羁、玩世不恭、自由洒脱、浪漫率性,这些词汇属于披头士乐队,属于披头士音乐。

披头士音乐对足球有很深的影响,个性鲜明的披头士音乐在当时影响了大量处于青春期的足球少年,很多知名球星在披头士音乐熏陶下,形成了鲜明的个人风格。

那个时候,欧洲绿茵场浓郁馨香的青草气息中,空气中洋溢着浓浓的青春荷尔蒙,无数足球少年效仿披头士乐队成员长发披肩,纵情绿茵。其中,就有荷兰著名球星克鲁伊夫。

2014年世界杯期间,《队报》特约记者居伊—罗歇采访了克鲁伊夫。那天,克鲁伊夫敞开心扉,回忆过往。当居伊—罗歇问到“外界把您定为一个反叛者,您真的是这样吗?”这个问题时,克鲁伊夫心中的激浪化为了澎湃的讲演。

他回忆说,少年时期他自己的叛逆经历有很多。有一次,他随国家队比赛,到了飞机场,才知道足协没有给他买保险,克鲁伊夫当时一言不发,提起行李径直回家。还有一次,那是他刚刚升入阿贾克斯一线队的时候,俱乐部仍然按青年队标准付给他工资,对此,克鲁伊夫没有妥协,而是据理力争,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讲完这两段青春叛逆往事后,克鲁伊夫说,“我和披头士一样,我深受他们的影响”。

切尔西靴因为披头士乐队而一度成为潮流。有一段时间,披头士乐队成员经常穿切尔西靴,切尔西靴也因此曾一度被称为“披头士靴”,切尔西靴充斥街角的时候,切尔西俱乐部的影响力也跟着获得了很大提升。

披头士乐队诞生于英国利物浦,利物浦以及整个英国的足球氛围很浓郁,全民热衷足球的大环境下,身处其中的披头士乐队成员在潜移默化中也成了足球迷。

中国教科书中有很多足球内容。比如,《放弃射门》出现在了小学语文教科书中,那篇课本使得太多的中国孩子知道了利物浦、阿森纳、福勒、希曼。那篇课文让太多的中国孩子领略到了足球的魅力,从此爱上了足球。关于披头士乐队的文章,也曾经出现在中学英语教科书中,那篇文章,不但讲述了披头士乐队,还涉及到了与披头士乐队有关的部分足球内容。

以那篇文章为出发点进行详细考证会发现,披头士乐队四位成员都是足球迷,最具代表的是保罗—麦卡特尼。

保罗—麦卡特尼的父亲出生于埃弗顿,他们家族一直是埃弗顿球迷。当保罗—麦卡特尼在利物浦创立披头士乐队的时候,利物浦名宿肯尼—达格利什成了披头士乐队铁粉,给予了保罗—麦卡特尼很多帮助,两个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于是,保罗—麦卡特尼也成了球迷,成了利物浦队忠实粉丝。披头士乐队席卷欧洲之后,披头士和利物浦足球俱乐部成了利物浦这座城市的两大象征。

2013年,保罗—麦卡特尼邀请利物浦球迷和埃弗顿球迷观看自己的演出,足球和音乐时隔五十余年再度联姻,那一刻,保罗—麦卡特尼夙愿终偿。

披头士音乐和足球的影响是相互的,典型例子是五个关键字——“黄色潜水艇”。

披头士乐队的经典作品有很多,其中有一首《黄色潜水艇》,因为这首歌,足球和音乐水融、灵魂互动。也因为这个原因,这首歌在乐坛和足坛经久不衰、永远回响。

《黄色潜水艇》风靡欧陆之后,同名动画片也跟着叫好叫座。之后,西班牙摇滚乐队Los Mustang用西班牙语翻唱了这首歌,很快在西班牙掀起了“黄色潜水艇”浪潮。

细心的球迷陡然发觉,那首歌简直是为比利亚雷尔队量身定做的。比利亚雷尔当时的主场队服已经是现在的黄衣了。并且,“比利亚雷尔”在西班牙语中有潜水艇的意思。同时,比利亚雷尔球迷经常说,他们的球队会像潜水艇一样暗潜海底,给强队以致命打击。于是,慢慢的,比利亚雷尔球迷开始传唱这首歌,这首歌渐渐成了比利亚雷尔的准队歌乃至队歌,而“黄色潜水艇”成了永远伴随比利亚雷尔的又一个名字,一直到现在。

2002年,里克尔梅“梅花落巴萨”,来到了诺坎普球场。一年之后,在巴萨一直郁郁寡欢的里克尔梅被租借到了比利亚雷尔。在比利亚雷尔,里克尔梅找到了真实的自我。艺术往往都是相通的,足球艺术家里克尔梅最终归属于弥散着音乐气息的情歌球场,归属于以披头士歌曲《黄色潜水艇》命名的球队。

2005—2006赛季欧冠,里克尔梅率领比利亚雷尔一路过关斩将,晋级四强。半决赛上,数万黄潜球迷合唱《黄色潜水艇》为比利亚雷尔助威呐喊,比利亚雷尔折戟沉沙之后,他们再次用不停息的歌曲安慰自己的主队,安慰在那场比赛罚失点球的足坛艺术家里克尔梅。

2009年之后,比利亚雷尔的成绩开始下滑,很少出现在欧冠。欧联赛场上,球迷们仍然可以看到翩翩的黄衣,仍然可以听到令人怦然心动的《黄色潜水艇》。在此期间,他们通过“披头士德比”完成了一次“朝圣之旅”。

那是2015—2016赛季,比利亚雷尔和利物浦相会当赛季欧联杯半决赛,那是到现在为止比利亚雷尔和利物浦的唯一一次交锋。首回合,比利亚雷尔主场1—0打败利物浦,次回合移师安菲尔德球场,动人的一幕出现了。

那天,数以万计的比利亚雷尔球迷来到了利物浦,在安菲尔德球场合唱《黄色潜水艇》。

那天,比利亚雷尔球迷在利物浦安菲尔德球场合唱利物浦球迷、披头士乐队成员之一保罗—麦卡特尼参与创作的比利亚雷尔的队歌《黄色潜水艇》。那天的那一刻,落日熔金,暮云合璧,足球与音乐这两种人类的共同语言彻底融为一体。足球和音乐合体那一刻,无数利物浦球迷、比利亚雷尔球迷还有世界球迷泪凝于睫,血滴于心,灵魂颤抖于绿茵……

足球和音乐这两种人类的共同语言会在不同种族、文化和背景人群之间穿针引线、搭建桥梁。脍炙人口的歌曲与足球故事的完美融合,会成为永远传颂的经典。

一首《黄色潜水艇》让比利亚雷亚尔、披头士和利物浦这些原本处于平行时空的元素有了交汇,那是音乐的魅力,那也是足球成为打动人心的“绿茵天籁”的重要原因之一。

今晚欧冠半决赛,黄潜做客安菲尔德球场再次挑战利物浦。相信,动人心弦的一幕会再次出现,那是做为足球迷最温馨、最激动的时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